白喵呜

谁说水喵不能T?脸T不是T喵?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

莫名感觉这俩好配啊

颜值真的超高啊

然而我一个都没有啊

好森气哦o( ̄ヘ ̄o)

也许是个邪教

必然ooc

信口胡说

“青行灯,与吾一起,踏过这孤高的漫漫长路吧!”
“……做梦的话去找蝴蝶精或者食梦貘。”
自从上一次因为烦透了茨木童子对鬼女红叶喋喋不休的抱怨和对酒吞童子循环往复的赞美而一灯拍晕了茨木童子,并在他清醒之后和他大打一架,以上对话就会每天按照一日三餐的频率出现一次。
阎魔悠闲地趴在云上饶有兴致地看戏,很没义气地对青行灯心累谴责的眼神视而不见,开心得连调戏判官都顾不上了。
旁边的判官虽然对于最近阎魔大人对他的关注度降低而默默困扰着,但依然忠心耿耿,认认真真地陪着阎魔大人——一起看戏。
青行灯狠狠地剜了幸灾乐祸的阎魔一眼,哀叹自己误交损友,只能头痛地转向酒吞童子:
“拜托你了,接受他,然后带他走吧,再这样下去老娘连喝酒的兴致都没有了。”
酒吞童子无所谓地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继续抱着酒葫芦醉生梦死。
“青行灯,吾知道你对吾友与吾的关系有所误会,吾无法否认吾友对于吾的重要性,但是吾对你的心意与那是不同的,你在吾的心中与吾友是同等重要的,吾……”
耳边又传来茨木童子的喋喋不休……青行灯感觉自己的头要炸了……
我真是个白痴!
我为什么要打他?
我为什么没打死他?!!
青行灯第一万零一次在心里问自己……
“……所以,与吾一起追随吾友,追求力量的极致,登上妖族的顶点吧!”
又来了……
青行灯揉了揉眉心,感觉生无可恋,妖生无望。
其实青行灯不讨厌茨木童子,甚至是有点喜欢他的。这家伙妖力强悍,少有敌手,自己成天嚷嚷着酒吞童子是妖族顶点的男人,想与他一战但求一败,殊不知他自己与酒吞童子绝对称得上是平分秋色,连酒吞童子都曾亲口承认自己并没有击败茨木童子的把握。可是这么一个强大的大妖怪却是个重度中二病晚期患者……
想想其实还挺可爱的!
可是这家伙每天就知道傻兮兮地围着酒吞童子转,甚至到了失去理智迁怒鬼女红叶的地步,看着就让人生气。
醒一醒啊!
你为什么要仰视他?
你才是被迷惑了啊!
作为酒吞童子多年的酒友,青行灯表示这货除了酒量外还有什么优点呢?
嗯,还是那个傻兮兮的家伙可爱一点!虽然真的是很吵啊……
“吵死了!不答应就是不答应,老娘才不会跟你一样犯傻追着个酒鬼跑!”说完,青行灯驾着精致的青色纸灯走掉了。
“不愧是吾中意的女人!这般坚定的心志当真让人折服!但是吾不会轻易放弃的!”茨木童子仰天握拳,眼神坚定,斗志昂扬。
旁边的妖狐吓得遍体生寒,不由得抱紧了自己蓬松松毛茸茸的大尾巴……
“真是想不到居然会有人这么坚定不移地追求那位,小生也算是活久见了。”
妖狐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年少无知贪恋色相,而妄图引诱青行灯结果被对方反杀差点尾巴不保的恐惧……
悄悄隐蔽自己以免被阎魔大人发现的孟婆暗搓搓地和山兔讨论:“真是没想到啊,茨木童子大人居然也会追求女性,还是青行灯大人。”
山兔还没来得及回答,却听到另一个慵懒的声音接口道:“世上之事若皆为想当然尔岂非甚是无趣?”
孟婆吓得抖了三抖,因为这声音正是阎魔大人。
而阎魔大人似乎没有捉弄她的兴趣,而是坐在那朵云上,轻佻地用手指绕着极力维持面瘫脸的判官的发梢玩:“谁说中二病不能谈恋爱?”
阎魔很是愉悦地轻笑,看来以后会越来越有趣了呢!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