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喵呜

谁说水喵不能T?脸T不是T喵?

叶修叫他爹老头……

叶修最后提起他爸的时候完全没有父慈子孝或是畏惧严父之类的感觉,而是没好气地说“我们家老头”,所以感觉父子俩会是不见会惦记,见了就掐架,这个叫老头,那个喊着“你个兔崽子”啥的 ⊙ω⊙!

喵的,本来想着放假后腾出手来继续产粮脱非,结果被姬友青坊主×青行灯的cp快洗脑得换阵线了,那我的茨木小天使啥时候能来?!!!啥时候能有福山润?!!!!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

莫名感觉这俩好配啊

颜值真的超高啊

然而我一个都没有啊

好森气哦o( ̄ヘ ̄o)

也许是个邪教

必然ooc

信口胡说

“青行灯,与吾一起,踏过这孤高的漫漫长路吧!”
“……做梦的话去找蝴蝶精或者食梦貘。”
自从上一次因为烦透了茨木童子对鬼女红叶喋喋不休的抱怨和对酒吞童子循环往复的赞美而一灯拍晕了茨木童子,并在他清醒之后和他大打一架,以上对话就会每天按照一日三餐的频率出现一次。
阎魔悠闲地趴在云上饶有兴致地看戏,很没义气地对青行灯心累谴责的眼神视而不见,开心得连调戏判官都顾不上了。
旁边的判官虽然对于最近阎魔大人对他的关注度降低而默默困扰着,但依然忠心耿耿,认认真真地陪着阎魔大人——一起看戏。
青行灯狠狠地剜了幸灾乐祸的阎魔一眼,哀叹自己误交损友,只能头痛地转向酒吞童子:
“拜托你了,接受他,然后带他走吧,再这样下去老娘连喝酒的兴致都没有了。”
酒吞童子无所谓地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继续抱着酒葫芦醉生梦死。
“青行灯,吾知道你对吾友与吾的关系有所误会,吾无法否认吾友对于吾的重要性,但是吾对你的心意与那是不同的,你在吾的心中与吾友是同等重要的,吾……”
耳边又传来茨木童子的喋喋不休……青行灯感觉自己的头要炸了……
我真是个白痴!
我为什么要打他?
我为什么没打死他?!!
青行灯第一万零一次在心里问自己……
“……所以,与吾一起追随吾友,追求力量的极致,登上妖族的顶点吧!”
又来了……
青行灯揉了揉眉心,感觉生无可恋,妖生无望。
其实青行灯不讨厌茨木童子,甚至是有点喜欢他的。这家伙妖力强悍,少有敌手,自己成天嚷嚷着酒吞童子是妖族顶点的男人,想与他一战但求一败,殊不知他自己与酒吞童子绝对称得上是平分秋色,连酒吞童子都曾亲口承认自己并没有击败茨木童子的把握。可是这么一个强大的大妖怪却是个重度中二病晚期患者……
想想其实还挺可爱的!
可是这家伙每天就知道傻兮兮地围着酒吞童子转,甚至到了失去理智迁怒鬼女红叶的地步,看着就让人生气。
醒一醒啊!
你为什么要仰视他?
你才是被迷惑了啊!
作为酒吞童子多年的酒友,青行灯表示这货除了酒量外还有什么优点呢?
嗯,还是那个傻兮兮的家伙可爱一点!虽然真的是很吵啊……
“吵死了!不答应就是不答应,老娘才不会跟你一样犯傻追着个酒鬼跑!”说完,青行灯驾着精致的青色纸灯走掉了。
“不愧是吾中意的女人!这般坚定的心志当真让人折服!但是吾不会轻易放弃的!”茨木童子仰天握拳,眼神坚定,斗志昂扬。
旁边的妖狐吓得遍体生寒,不由得抱紧了自己蓬松松毛茸茸的大尾巴……
“真是想不到居然会有人这么坚定不移地追求那位,小生也算是活久见了。”
妖狐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年少无知贪恋色相,而妄图引诱青行灯结果被对方反杀差点尾巴不保的恐惧……
悄悄隐蔽自己以免被阎魔大人发现的孟婆暗搓搓地和山兔讨论:“真是没想到啊,茨木童子大人居然也会追求女性,还是青行灯大人。”
山兔还没来得及回答,却听到另一个慵懒的声音接口道:“世上之事若皆为想当然尔岂非甚是无趣?”
孟婆吓得抖了三抖,因为这声音正是阎魔大人。
而阎魔大人似乎没有捉弄她的兴趣,而是坐在那朵云上,轻佻地用手指绕着极力维持面瘫脸的判官的发梢玩:“谁说中二病不能谈恋爱?”
阎魔很是愉悦地轻笑,看来以后会越来越有趣了呢!

常年非洲非得自己都没眼看了……喊啥没啥,结果今天下午随便说了句“崽啊,来吧”结果出来了脸狐……喊茨木怎么没出来呢?喊大天狗怎么没出来呢?喊妖刀姬怎么没出来呢?喊青行灯怎么没出来呢?非了30级连个ssr都没有还没有非酋成就……感觉不会再爱了……(。•ˇ‸ˇ•。)
祈愿ssr!希望网易爸爸爱我一下,求茨木小天使,抽到了还愿!!!

不知不觉两年了啊,我仍然如此爱你,叶修!

只是当时已惘然

“明台,你看!这里好漂亮!”
“明台,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啊?你都没看!”
“明台……”
“明台……”
“曼丽!曼丽!曼丽!曼丽你别走……啊!”
程锦云被明台的喊叫声吵醒,睡意朦胧地努力强打精神:“明台,你又梦见她了。”
不是疑问句,因为这不是第一次了,程锦云已经很习惯了。
明台满身满头的汗,眼中依然一片梦魇的混乱,但已经渐渐恢复清明,只是眼眶湿润的红久久不褪。
沉默了半晌,明台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锦云,我又梦见她了。”
程锦云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不需要。
果然,明台继续说道:“她还是一样那么年轻、漂亮,完全没有变化,她居然还认得出我,我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是吗?”程锦云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她有说什么吗?”
明台似乎陷入了痴迷:“她问我她好看吗,当然好看了,我从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子……不,不对,那是当年她问过我的,那不是曼丽……曼丽死了……再也回不来了……我再也见不到曼丽了……曼丽……唔……”
旁边传来压抑的抽泣,程锦云沉默地伸手抱住明台的肩膀。托明台的福,她也无法忘记那个娇艳柔媚的痴情女子。多么不可思议,那个女子是她的情敌,然而她却再也无法像她在世时那样嫉妒她,再想起她时心里是平静而惋惜的。

程锦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她其实是嫉妒于曼丽的。多可笑,互为情敌的两人竟然都嫉妒对方?!于曼丽嫉妒程锦云的出身,嫉妒她是明台的选择,而程锦云同样嫉妒于曼丽。以前只是嫉妒她身为女人的美丽与魅力,嫉妒她与明台浑然天成的默契与生死相交的情谊,后来,却是嫉妒她对明台的爱意。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程锦云不得不认可这一事实:她不如于曼丽爱明台。程锦云曾底气十足地与于曼丽当面呛声,那时的她内心是非常骄傲的。因为身为一个女人,于曼丽的魅力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她却击败了这样的于曼丽,得到了于曼丽梦寐以求的爱人明台,不得不说她身为女人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后来于曼丽死了,她敬佩这个为抗日牺牲的女子,也惋惜她的香消玉殒,只是她没想到,于曼丽的影响力在她逝世后才真正显现。
第一次产生动摇是在于曼丽死后不久,明台的大姐问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明台的,明台如果不在了自己会不会终身不嫁,而她,到最后也没有正面回答这一问题。当明台的大姐问她时,她想起了明台在订婚宴上也曾问过自己是何时爱上他的,她没有回答。不期然地又想起了那个美貌绝伦的军统女特工,如果是她,她一定能毫不犹豫地回答吧?如果是她,她一定会非君不嫁吧?如果是她,一定能给予明台大姐所期许的感情吧?程锦云不想承认自己比不上于曼丽对明台的感情,可是话到嘴边,却也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我真心爱他”。
之后,明台对自己一如从前,程锦云甚至渐渐淡忘了女特工,直到有一天程锦云在洗衣服时,发现明台大衣内侧口袋里有一个非常古朴的刺绣钱袋,应该是手工的,绣工精致,程锦云也觉得非常漂亮。不过里面好像有什么卡片一样的东西,程锦云有点好奇,想打开看看,结果明台突然冲过来把钱袋从自己的手里抢过去,一脸紧张地查看了一番,然后松了口气地把它贴在自己的心口。
之后明台为自己的失态道了歉,而程锦云也终于知道了那个钱袋是于曼丽亲手所制,心里自然酸涩不是滋味。
明台第一次梦到于曼丽是在他们到北平后他第一次在任务中负伤,高烧不止,昏迷了整整一夜。在那之前明台经常梦到大姐,尤其是有一次生病,每次都是哭着醒过来。所以程锦云以为这次他可能又会梦到大姐,万万没有想到他却叫了一夜的曼丽,一声比一声凄厉,几欲泣血。那晚,明台在梦中哭泣,程锦云在明台的床前流泪,直到天明,两人都是泪痕清晰。
从那之后,明台梦到于曼丽的次数越来越多,频率越来越高。程锦云从没想过这个生前不曾给自己任何危机感的情敌竟在死后成了自己心中最不能言说的痛。
明台很愧疚,提出了离婚,程锦云拒绝了,因为她是真的爱明台,只是到现在她和明台都才发现,原来明台真正爱的却不是她。即便如此,她也不想和明台离婚,明台问过她原因,她回答,为了于曼丽。明台不解,程锦云也没有解释。
程锦云相信,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比于曼丽更爱明台了,可惜的是她至死也没有得到明台,而自己却在于曼丽在世时成了明台的未婚妻,所以,她不能和明台分开,因为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于曼丽了,正因如此她不能放开明台,不能把明台让给其他不知晓于曼丽存在的女人,因为于曼丽是这个世上最爱明台的女人,自己可以输给于曼丽那种痴缠入骨的爱恋,却不能输给其他的女人。而且,她也为于曼丽的爱情震撼,她想铭记这个痴情入骨的绝美女子,想见证她和明台这段跨越时间与生死的感情,毕竟她曾与之相关。
做了决定后,程锦云和明台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们不像夫妻,只像单纯的生活伴侣。渐渐的,程锦云向明台问起他和于曼丽的过往,明台就会一点点地回忆,娓娓道来两人自相识、相知起的一切。程锦云发现,明台对于他和于曼丽之间的所有事甚至是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的记忆没有因为时间而模糊,反而比年轻时更加清晰。他梦到于曼丽的次数一年比一年多,提起她的时候也越来越多,几乎是三句话内必定绕回到于曼丽身上。时间模糊了明台对于大姐音容笑貌的记忆,却让他牢牢地记得于曼丽的轻嗔薄怒。明台后来开启画画怡情,然而画得最多的就是于曼丽,栩栩如生,连程锦云原本模糊了的记忆都被唤醒。
明台常常抚摸着于曼丽的画像自语,他曾说自己要是能忘记于曼丽就好了。我没有回应他,因为我知道,如果明台真的忘了于曼丽,那么他就死了。

明台病了,原本因为早年各种任务负伤而导致身体受损,加之他的心事所累,身体还是不行了。明楼明诚都过来医院看他,两人年龄都已经很大了,但还是牵挂着小弟的身体。明台只是昏昏沉沉地睡,迷迷蒙蒙地呢喃着曼丽。明楼明诚沉默,不由自主地看向陪护的程锦云,程锦云一脸平静,习以为常。
明台昏沉了一星期,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身为兄长的明楼明诚悲痛难抑,反倒是程锦云安慰开解他们,明台能去到最疼他的大姐和最爱他的曼丽身边该是开心的。
这天阳光明媚,窗外桃花灼灼,明台也睁开了眼睛,程锦云和明楼明诚都赶紧围到他的床边。
明台微眯着眼,顺着阳光看向窗外,慢慢泛起了微笑:“大姐……曼丽……你们来接我了啊……曼丽……你还是一样……我是不是老了很多啊……曼丽……曼丽……”
明台抬起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最终无力地垂了下去。窗外桃花灿漫,恰似一位风华绝代的妙龄女子。
明台还是走了,明楼红着眼眶骂明台是没良心的臭小子,临走连个字都没跟自己这个大哥说,明诚红着眼沉默地照顾着明楼,也是一脸的伤痛之色。
程锦云身为明台的妻子,整理遗物自然是要由她来。说是整理遗物,其实主要也只是一个精致的木匣子而已,听明诚说,那是明台的宝箱,从小他有什么宝贝的东西就藏在那里面。
箱子不大,里面的东西也不多,只有四样:一张明家四姐弟的合照,一块保养精心的老式手表,一块被打穿了一个洞的怀表,还有那个自己只见过一次的钱袋。程锦云拿起那个钱袋,摩挲着上面精致的花纹题字,心绪难明。她轻轻捏了捏那个钱袋子,果然里面还有张不软不硬的卡片类的东西。犹豫了一下,程锦云还是慢慢拉开了钱袋的系绳。里面有一张照片,是明台跟于曼丽的合照,两人都穿着婚纱礼服,但照片却不像婚纱照那样甜蜜,反而颇为滑稽。还有一张字条,上面有六个字:向前看,别回头。
程锦云拿着照片字条,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良久,叹息一声,而后情难自已地哭泣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什么,也许是为明台,也许是为自己,也许是为于曼丽,她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想痛快哭一场。
程锦云将明台的宝箱原封不动地放入了明台的墓中,只是在那张字条的背后写了两句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给我最爱的你

         不是贺文,就是一堆写给自己的废话

        

         唔,应该也是去年的五月份吧,很可惜,我不记得具体是哪一天了。我的姬友告诉我她爱的全职终于完结了,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大约是高中快毕业?还是毕业后的假期?还是大学刚开学?我开始频繁地听着姬友跟我全职全职地念不停,说着叶修黄少天喻文州。彼时我甚至连全职是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误以为过是《全职猎人》,奇怪,这个动漫的人名为什么都是中国名字?中国舞台?不是吧……?

         等到我终于知道全职是《全职高手》是一部网游小说,不是日漫《全职猎人》的时候,我也没有过想看的冲动,我对网游不感兴趣,也不觉得自己能看得懂各种游戏术语,可是姬友却不断地安利我,在完结之后我失去了最有力的借口——不入坑。好吧好吧,我妥协了,看就看吧。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可以有一部小说没有任何煽情就让我觉得心口酸涩。我看着第一章时,被驱逐的叶修似乎没有什么波动,可是我有些不舒服,但是只是一种同情心或是正义感,彼时我还没有爱上他。

         好像有过一个经典的说法叫所谓真爱,就是明明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却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你,于我而言,叶修就是这样的存在。我一直喜欢的小说男主类型,或者说男性类型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风姿不凡,才智无双的类型,可是叶修……对不起,虽然我是粉,但是除了最后一条我实在看不出来他跟哪一条能勉强挂钩。所以当初没入坑之前,姬友猜我会最喜欢谁,猜了喻文州,猜了肖时钦,甚至猜过张新杰和林敬言,却没想到我推翻了自己。

         叶修,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肯定不是他,总是一副没精打采的宅男样,不修边幅甚至有点邋遢,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那件外套到底洗没洗过啊。你说他也就是个宅男战五渣?我可不知道哪个战五渣能36个小时高度集中地游戏,那不只是意志力,也是体力的考验,至少我也试过打网游,2个小时就足够让我颈肩腰都疼痛不已了。没精打采?他专注的时候陈大老板都不忍心打扰他。他是荣耀中最有天赋的人,也是最努力的人,他的天赋足以让他在荣耀圈笑傲,何况他又比所有人都更认真和努力?高龄却强悍更胜以往,绝非单纯的机缘与上天眷顾。

         6.5秒超神补刀之后,兴欣夺得冠军,我没想过自己会为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件虚构的事而感动不已,恭喜!恭喜你再度加冕!恭喜你终于能用自己的名字成为冠军!恭喜你终于能与队友一起在聚光灯下享受胜利的喜悦与大家的祝福!恭喜你又赢得了你的荣耀!

         不知不觉一年多了,我竟然还这样喜欢你是我自己都没想过的,因为一个不存在的人物,再喜欢,也不会永远不消却,可是我还是这样喜欢你,我很开心。记得向室友安利你的时候,她们不止一次地疑惑,叶修是谁?是真人吗?很遗憾,他不是。室友笑言,如果不是知道那是个小说人物,她会以为那是我男朋友呢,天天挂在嘴边。

         男朋友?那可能会分手,可是叶修,只要我喜欢他,他就永远在我心里。我曾经想过,除了腹黑叶修有哪里还和我喜欢的类型有共同点呢?想了很久,好像都没想出来。我问自己,如果叶修的性格气质和我一直喜欢的类型一样温润如玉,风度翩翩我会更喜欢他吗?答案是不会,如果他是那样的,我或许就不会那么喜欢他了,因为谦谦君子有很多,而叶修,只有一个。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独一无二的你!叶修,生日快乐!

创作形式:文

配对:肖戴;包柔
级别:随意
内容要求:公布关系吧

一个妥协的开始,一个不可自拔的深陷。我爱全职每个人追求荣耀的纯粹,心疼老将们在时间的洪流里无可奈何,憧憬着新生代们独当一面的那一天,描绘着所有人纵横世界的凛凛英姿……最最钟爱的还是那个荣耀再玩十年也不腻的人,欣赏他的执着与坚定,钦佩他的淡泊与宽容。有幸在那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叶修